试用版_myisddd 发表于 2020-12-19 22:23:51

大东山下营区的冬天

蓟州旅游网为您推荐文章

先关注再阅读,有新文章不迷路



大东山,由于冬季的到来,飘飘洒洒的雪花在一夜间由耀眼的绿色换上了苍茫的冬装,连绵起伏的群山被厚厚的大雪覆盖,整个山间顷刻间变成了白雪皑皑的人间仙境。此时的大东山与白茫茫的草原浑然一色,如果不是山下营区那缕缕的炊烟,真看不出这里是藏龙卧虎的军事要塞之地。白天,山上的大雪在不同角度的光线折射下,忽闪忽闪地反射出异样的颜色,使人产生很多暇想。与此同时白毛呼呼不时地向大东山袭来,瞬间气温下降到零下三四十度,而且到处是狂风大作,漫天飞雪。肆虐的白毛呼呼惊心动魄,仿佛让人们置身于一个令人恐怖的白色世界之中,对于如此恶劣的生态环境往往使人们忘而却步心存恐惧。正因为如此,大东山下附近的牌楼村、押地坊村、大西沟村以及格化司台公社的乡亲们,每到隆冬季节大都呆在家里很少有人出门,以防被零下三十多度的天气冻伤或被白毛呼呼无情地肆虐。但在大东山下的各个营区内,每逢清晨,在浓浓的炊烟缭绕升起时,清脆悦耳的军号声响彻云霄,各连官兵迈着整齐的步伐喊着震天欲耳的口号,步履铿锵地进行着每天清晨的早操 。在训练场上,全体官兵爬冰卧雪,反复认真地练习各种武器的打法。在施工现场,人人头带柳条帽,身穿施工服 ,腰扎导火索,以百倍的干劲和强烈的使命感从事着战壕的开挖和各条坑道的掘进与被复。施工期间实行三班倒,战友们风餐露宿,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进行着繁重的国防施工。因为部队刚进驻大东山执行防务的时候,每到漆黑的夜晩,各阵地前沿敌特人员不时地发射着各种颜色的信号弹,加之当时中苏关系已经白热化,这时大家深深知道战争随时随地可能真的就要发生。

在每年大雪封山前,团里总要提前组织有关部门的人员和车辆,对各营连坑道的弹药以及战时官兵的生活给养物资,严格按照战时的配备标准和数量进行全面的补给 ,以便在未来的战争中有充足的弹药和给养,依托攻防兼备的坑道工事对敌人进行长期有效的打击。部队官兵的过冬生活安排也是团党委极其重视的一项工作。每年的国庆节过后,团里总要及时召开有司政后机关参加的连以上干部会议。会议的议题主要是部队各单位过冬烤火煤的运输和炉具的补发,以及适时地收割各连队在生产点种植的粮食蔬菜等事宜。由于全团从机关到各营连对烤火煤需求量过大,会议决定动用运输队的汽车和全团各炮兵连的火炮牵引汽车集中力量进行运输 ,并强调在运输过程中做到安全第一 。在部队全面点火生炉子后一定要防止煤气中毒事故的发生。会议临结束时刘炳福团长再三强调,连队干部夜间查岗查铺时,一定要留心查看各宿舍的火炉烟筒是否有漏烟地方,尽量避免响动声,以免影响战士的夜间休息。第二天,全团几十辆汽车依次排队出发,有法国戴高乐重型牵引汽车、东风240汽车、解放牌汽车以及苏联嘎斯69汽车,车队浩浩荡荡地前往土牧尔台火车站拉运煤炭。尔后每个车辆将回程拉运的煤炭按事先分配的卸载方案,整齐地堆放到各营区指定的位置。

十月十四月下午,全团上下各办公室和宿舍正式点燃火炉取暖。团里每年拉运的烤火煤大部分均为师部在山阴煤矿产的6000大卡以上的优质动力焦煤,故燃烧时产生的热量很高。炉子点燃后熊熊的火苗呼呼地响,瞬间把烟筒烧得通红,倾刻间室内已是暖意融融,此时围在火炉旁的战友们脸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因为对于时刻处在冰天雪地的战友来说温暖简直就是一种难得的侈望。每到冬天,白毛呼呼隔三差五地光顾我们的防御阵地。它刮起来后,大雪常常把我们经常走的道路封堵,把战壕、反坦克壕荡为平地,白毛呼呼来临时气温下降到零下三、四十度,这种恶劣的环境随时考验着我们部队全体官兵的耐力和毅力。同时也给战备工作以及日常生活增添了极大的难度。每当各营连的干部战士翻山越岭去工地或者前往团部开会看电影的时候,队伍在山上行走就会感到格外困难,一是白毛风刮的让人喘不上气来,二是向前走时特别费力,而且还得弯下腰,侧着身子往前挤才行。尽管大家头戴皮帽身穿皮大衣脚穿大头鞋,但总觉得好象身穿单衣似的,浑身感到透心的寒冷。记得七七年十二月初,团里通知全团官兵晚上七点半在大礼堂召开战备工作会议。由于当晩刮起了白毛呼呼,各单位均提前出发,七点半钟时机关和各营连的队伍都按时到达了礼堂,随后某连的队伍也进入礼堂,这时在主席台上身材魁梧的张副团长不悦地对这个连队的连长大声喊到:“xxx连长,我戴的手表可是北京时间呀,你们连队迟到了一分钟,应该受到严厉的批评!",此时的连长不知说啥才好。

冬季部队在大礼堂召开军人大会时,政治处总要不定期地号召各营进行歌咏比赛。在各方拉拉队互拉开始后,四个营的歌声顿时此起彼伏,官兵们放声合唱的军歌强劲、澎湃、激昂,嘹亮的歌声瞬时响彻整个大礼堂,战友们唱的首首军歌表达了全团官兵永往直前,永不退缩,在未来战场上奋勇杀敌的决心和永远守卫边疆的坚强意志,与此同时气势恢宏的军歌也冲淡了整个礼堂丝丝的寒意。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电影《草原英雄小姐妹》讲的就是内蒙古乌兰察布盟达茂联合旗两位蒙族小姑娘龙梅和玉荣在白毛呼呼来袭的时候,不顾生命危险为保护公社的羊群与暴风雪搏斗的典型事例。当年我们部队的战友们在阵地上执行任务时如遇上白毛呼呼,在返回营地的路上往往是辩不清东南西北,迷迷糊糊被风雪推着往前走,致使很多战士被漫天风雪刮的迷失了方向后久久返回不了营地。平时即使没有白毛呼呼,战友们晚上执勤站岗时也是经常冒着严寒顶着狂风前往岗楼。那时阵地上每到夜间经常会冒出一些不明的信号弹,为了防止“苏修”的突然袭击,官兵们敌情观念很强,战友们站岗时都能时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尤其是在后半夜上岗执勤交接完,从岗楼回到宿舍之后,脚上穿的大头鞋和袜子因冻的厉害也是常常脱不下来,等全身暖和过来后还要擦拭枪支,等全部弄妥时也就快天亮了。在营区,每天清晨战友们刚起床时如发现整个宿舍的窗户被大雪挡的严严实实时,心里都清楚这又是白毛呼呼忙乎了一夜所至。果然不出所料,出门一看营房的大门已被一米多厚的大雪堵住了,再一看整个营房都被大雪淹埋了半大截。这时战士们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首先清理营房门前和道路上厚厚的积雪。有时上山执勤的道路被眼前一人多高的大雪封堵时,此时只能在大雪的中间劈开个窄窄的通道,让临时执行任务使用。

后勤处下属的运输队担负着平时部队的各种战备物资运输和日常的给养运输任务。每逢冬季,凡派遣执行外出运输任务的车辆,都是由入伍多年的老兵驾驶。因为冬天道路上的大雪下面往往还有暗冰,给车辆运输带来很大难度和危险。汽车大多是前往土牧尔台等地拉军粮或其它军供物资。去时汽车行驶五十来分钟即可到达,但在回程的途中如遇上白毛呼呼时,汽车在路上行驶就麻烦多了。尤其是在低凹路段上,大风刮到路面的积雪有五六十公分之厚,加之当年部队装备的解放牌汽车均无前轮驱动系统,故牵引力自然就差,此时的车辆行驶时会不停地在雪地上打滑,驾驶员只好停下车来,用铁锹将路面的积雪一点一点清理后再慢慢向前行驶。如果遇到很长的路面都有积雪时,驾驶员索性只能把车辆倒回一段之后再加大油门往前冲一段,一路上反反复复地向前行驶,待汽车回到部队驻地时早已是漆黑的夜晩了。冬天,我们部队除了军事训练和国防施工外,干部战士还在正课时间进行政治理论学,通过学习使大家进一步发扬我军的优良传统,进一步提高军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做到扎根边疆安心部队工作,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做好各项战备工作。为了丰富部队的文化生活,各连队干部战士坚持每天看报纸听广播看电视,每逢节日还编排些小型文艺节目,从而活跃基层官兵的文化生活。

当年,我们三团的全体官兵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扎根边疆,艰苦奋斗,准备打仗,为筑牢北疆防御阵地做出了应有的贡献,我们为此骄傲为此自豪。如今的大东山,依然是白雪皑皑与白毛呼呼相伴。在山下营区里,战友们当年居住过的营房遗址已被厚厚的大雪淹埋,战友们当年亲手种植的小白楊至今仍在寒风中整齐地屹立在那里,似乎还在耐心地等待着来年春暖花开时战友的到来。此时的营区遗址没有一点生机,寂静得让人窒息,寂静得只能听到附近村庄小狗的叫声。如今的大东山,战友们再也看不到官兵们爬冰卧雪习武的壮观场面了,战友们再也听不到靶场上让敌人闻风丧胆的枪炮声了,战友们再也闻不到军营里火炉旁那淡淡的焦煤味了……。

写于二O二O年十二月八日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请点 “在看” 按钮让更多的战友看到,谢谢
               
信息转自:太公杂谈如有侵权速通知我们,我们立即删除!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大东山下营区的冬天